829SHY829

沉迷主教扎和萨列里莫扎特补剧中。混欧美😝POI梅林X战警DC汉尼拔SKAM破团漫威啥啥都吃。

【知乎体】你见过最臭不要脸的一对情侣是什么样的?

现代AU  

总裁主教

音乐家扎

席卡大大和扎特有工作室设定

————————————————————————————————

138条评论 

2333个人赞同了本答案

 

答主:风流倜傥席卡本大大

唱跳演戏在行,创作编写能手

 

怎么没人邀请我??这个问题我来回答再合适不过了。

当然,是好的那种不要脸。沃沃你如果在看的话,请记得我爱你!深沉真挚热烈!科洛雷多如果你在看的话,我对沃沃的爱是纯洁又美好的那这种!



我朋友,@老子就是牛逼 和他亲爱的@牛逼那个是我男友,是我见过最最最最最最不要脸的情侣,没有之一。我被闪瞎的日子过了太久,一时间真不知道跟你们从何说起。


从最近的一件事情说起好了,我昨天给我们沃沃送需要他配乐的新剧本,这都能闪瞎了我的狗眼,我就说沃尔夫冈为什么让我把剧本送到Modena Park*,他们两个共进午餐就算了还要饭后牵爪子散步,特么遛狗还是遛你们自己啊?诶,不对,遛我呢。

还没等我找到那颗上面有“两个半鸟巢的大树“(音乐家原话,鬼找得到),就看到上演虐狗小剧场的两位了。在公园里,那木质长凳科洛雷多都不让我们沃沃坐下,拉小手手揽着小细腰把人带进怀里坐他腿上了。那个时候我真想把手上的剧本撕了扔他们脑袋上。但是我是经历过大世面的人呢,我不断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不一定是怕硬呢,也可能是怕冷啊!(但是才十月中旬,那围巾都给他围上了!!)



说到科洛雷多的控制欲和占有欲,记忆犹新的是有一次我半夜写剧本大纲写到忘我,给我们沃沃发了几条消息歌颂伟大又特么肾疼的爱情,那个时候也就才凌晨一点多。这什么概念,夜生活才刚刚开始的概念,你刚刚进了酒吧包完桌一杯酒都没见底的概念!然后我就被恐吓了。他家总裁回消息吓我,你见过标点一个不落发消息的人吗,对,没死绝呢,“你再敢在十一点半之后给沃尔夫冈发消息,你小心你每篇文档都没保存就消失不见。”这对我们来说!是多么!歹毒的!诅咒啊!而且,你们说,总裁公司IT部门是不是有人专门干这个的!所以他的竞争对手不仅每个都是啤酒肚地中海油油腻腻的形象,而且公司业绩都赶不上他!


进了秋天科洛雷多更加过分了,我也知道沃沃怕冷,我们工作室冬天室内恒温二十几度舒服得不行。但是科洛雷多把家里楼上铺满了白色长毛绒地毯就说不过去了,是是是,没有钱是我的问题,不是地毯的问题也不是科洛雷多的问题,可是这个清洁多费事啊!浪费不浪费人力物力!这是浪费全人类的时间!况且这是莫扎特!这是长毛绒!那不得需要专门有人每隔半个小时就打扫一次?!

(我再悄悄告诉你们科洛雷多有多么变态,据说超市冷冻区他都不让沃尔夫冈多呆!!)

 

另外沃沃他家亲爱的还会来工作室看他,总裁每天都有爱心下午茶这个事情大家都很熟悉了,但是要是本人哪天亲自来了,那闪瞎别人的程度更上一层楼。我们沃沃要是自己在谱曲,顶多一个两个亲亲就算了,他想写曲子的时候还是没人能耽误他的;但是如果,如果是我在给他讲要配乐的剧本的内容(嗯,他一般不看,要求总裁给他讲睡前故事就是另一个不要脸的故事了),灾难就到了。反坐椅子是常态你们知道,但是趴在椅背上歪头盯着不远处正在打电话的科洛雷多对你们来说就是新情况了。给我留一个金灿灿到晃眼的后脑勺,要是总裁再bb一些“内部成本管控”、“利率敏感性风险”啥啥稍稍专业一点的词,诶哟,我要是不在沃沃都能扑上去了吧!给你们讲,是写剧本的,什么都懂的,才是屋子里最性感的那一个!没见过双方痴汉力都这么强的小情侣,要不要脸!

 


我们继续来看看沃尔夫冈,看看你们伟大的音乐家有多么不!知!羞!耻!他能上班时间(这东西不存在)就开始跟我分享限制级日常。嗯,观众老爷们,我知道他是莫扎特,但是这也太过了!什么厨房流理台九月底开始就冰得不行了,书房长桌虽然是木质不会特别凉但是硌人,还有什么什么他想在三楼露台试试结果被拒绝了,原因竟然是科洛雷多怕他冻着,还答应他等明年夏天再说。我:嗯?????臭不要脸!!!!


还有前一阵子他们两个人去北欧追星星看极光参与北极熊保护计划,走了半个多月,把他们家可爱的英短阿玛迪寄养在我家。去接猫的时候,我刚打算去抱,阿玛迪就开始冲我呲牙伸爪子,转头就又冲着科洛雷多装可怜喵喵叫,就差举起小肉垫来装作抹眼泪了,还打算把总裁当猫爬架往怀里爬,科洛雷多只好蹲下身子开始撸猫,阿玛迪立刻就安分了我去,乖乖往地上一倒,摊开肚皮咕噜咕噜跟推土机似的,哄得总裁笑得那叫一个可怕。而就在这时!我们沃沃出现了!跟我连招呼都不打,瞪着他那蓝色大眼睛、撅着嘴就盯着正在撸猫的科洛雷多。但是专心撸猫的男人是不能在乎外界喜怒哀乐的,直到,沃尔夫冈莫扎特本人,直接躺在了阿玛迪旁边。

嗯,你没看错。这么大的人了,直接摊在地上和猫争宠,就算他叫莫扎特这也幼稚过头了!这一刻我才知道科洛雷多为什么会这么喜欢这只猫了。一只银渐层和一只白衣莫扎特,如此相似。你知道他们有多么不!要!脸!了!吗!


最后放大招,他们大吵一架分居的时候,沃沃离家出走来我这里住,就住一个晚上,我的耳朵就被折磨了整整一个晚上。

“伊曼,你说,我能故意把手往钢琴上嗑嘛!又没见血又没破皮!他气个屁啊!”不气不气这有什么可气的,别说手磕红了不气,你把自己剁吧剁吧扔钢琴里面我都不气,我就是心疼钢琴音准。

“晚上十点还不回家,这个月第八次了今天才十五号!他是在公司养了驴嘛!”谁能比你更驴啊,还养驴,等等,沃沃还管他家总裁叫驴来着,他INS简介写自己“真想骑骑驴”???  呕!!!!

终于捱到第二天,科洛雷多来接人了,我已经躲到墙角去了,我的耳朵还是再次收到了折磨。

“我还生气呢你别说我可爱!”你可爱个屁。总裁被爱情蒙蔽了双眼双耳双下巴!

“我要吃十个那个有燕麦的脆脆的冰淇淋,……什么?不同意?……六个?不行!八个!......四个?你当我是傻的?二十个!......手没事了,你过来让我抱抱先......今天晚上去看奥赛罗?两个就两个!”??到底谁是傻的??我像个老父亲一样担心崽子的未来。

“我没有东西要拿!......” 是呢,都用的我的你有个屎要拿走。

“不用和伊曼说再见了走吧走吧我们走吧” ......我的心在流血,哗哗的。

 

不说了,我去隔壁找洛伦佐达蓬特喝个酒。

你们想喝酒约我!!!!

 

注:Modena Park*:摩德纳公园,在维也纳音乐厅边上,市中心一个风景很好的小公园。

*啊为啥表情包这么大,他们基本都来自微博音乐剧表情包

《婚礼特刊💒》➕《维也纳秘闻》第二期➕双扎微信体日常怼

现代AU 无脑甜饼
法扎 古典乐团团长 萨
大学生兼摇滚乐队主唱 莫
德扎 总裁科 音乐扎
OOC有(废话


我有好多P话要说所以注释就都省了吧,就是那些意大利甜品的介绍来着(其实还挺有意思🙊

入坑不到一年但是很开心认识你们,暑假也蹦了con,今年底明年初都会去看法扎,很很幸福⭐️!认识了许多特别好的亲友,还有很多在lofter上给我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的大可爱们!让我夸夸你们!也谢谢你们喜欢Shy这个小垃圾😭
你们都是我的星星✨呢。

我的手机备忘录还被我随时蹦出的灵感和脑洞填得满满的呢,电脑也有文档没有写完,但是这学期真的会很忙,所以其实我更新已经不像以前频繁了(原来也不频繁🌚)。
但是没有再见啦,我会掉落短篇和微信体哒!
况且这个婚礼后面的部分我会补完!(坚定

您都看到这里啦!抱紧亲亲!很高兴认识您!

⭐️再一次的 像米扎一样 蹦蹦跳跳 纹你们所有人
⭐️🙏感谢您❤️

【主教扎】晨起仪式

现代AU 日常小甜饼 

总裁主教

音乐家扎

流水账预警

不要脸地求评论(捂脸跑掉


Summary:


这次音乐家觉得自己似乎是真的栽了。随心所欲惯了的人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做仪式感,迷迷糊糊时候就被“早上好”和今天的第一声“我爱你”填满了耳朵,还有不含情欲就那么轻轻落在唇上的早安吻。若是没有那声早上好仿佛少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像是食谱缺了原料栏,乐谱忘了音符。

或许,是没有那声我爱你吧。


————————————————————————————————


以下正文:


九月的维也纳。

下了几场雨,天气也突然就凉了下来,日出时间和七月份相比也已经晚了将近两个小时。


沃尔夫冈醒过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懵懵的,窗帘拉得严实,屋子里还是黑漆漆一片,偌大的黑暗中仿佛只有身边人平稳的呼吸带着光亮。


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但是昨天晚上到家之后就边闹着边滚了床单,清理过后就睡了。睡得那么早,那么现在也不会太晚吧,况且某位体力惊人的工作狂还没起床上班呢。腿被他压得都麻了,这句话就有点夸张,其实他们都习惯了,自己也压着对方的胳膊呢。


偏过头看着身边人,日常永远一丝不苟的卷发失去了定型喷雾和发胶的控制倒是让他显得很乖顺,再往下看去,啧,睡着了还皱着眉头。没忍住抬手抚上了他的眉头,轻轻用大拇指刮着。没意思了又去玩他头发,卷发本来就好玩,绕在手上又松开,玩得音乐家本人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即将被生物钟唤醒的科洛雷多睡得不熟,被闹醒了只觉得稀奇,这位可是不到日上三竿不起床的人,本来不想理的,发觉小朋友越玩越high只好睁眼。


“我靠你要吓死我啊!” 这倒成了他的过错。


被闹醒的人去抓住那只一直做坏事的手,两人的手因为肌肉记忆自觉十指紧扣。“怎么醒了?几点了?”


“我手机睡前你没收了你现在问我几点了!”


“......”大早上起来就这么闹腾,是莫扎特本特。先堵上嘴再说。


“...唔,先别亲我” 反正已经亲完了。亲完了又拿鼻子去蹭他的,平日里因为手腕强硬而在茶水间的闲谈中被起外号叫“大主教”的人,在这里也是极尽温柔了。



沃尔夫冈在他吻上来的时候还是闭上了眼睛,他说什么来着,只是习惯罢了。希罗的手指划过他的掌心,痒痒的。


撤开一点距离之后还半仰着脸,这是在等什么呢?科洛雷多觉得好笑又可爱,就又凑过去在他唇上轻吻了一下。翻身去床头给他够手机,想要松开手可小朋友反而不放手了。于是只好用一个别扭的姿势摸到了不知道是两人谁的手机。


按开屏幕就被自己的照片帅到,嗯,是他家音乐家的手机。



“才6:47。你再睡一会儿?”


“......Nein”闷闷的。


“…嗯?这突然怎么了?”科洛雷多放下手机揽过来重新抱好,依照丰富的经验,小朋友不太开心。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蠢驴”被抱的人也不正眼看他,金发零乱着,躺着就没有头毛归位大法了。


“...噢,噗”科洛雷多突然想到每天早上的morning routine,“早安,我爱你。要不要再亲一口?”


“少不要脸!早!”这就咧嘴笑开了,在昏暗清晨的室内亮得晃眼。


“真的还挺早的,腰会疼么?”问着手就钻进了被窝里摸上了小太阳的后腰。


沃尔夫冈摇头,顺势侧躺过来面向对方,自己被他“照顾”得挺好的,“你每天几点起床?”


“七点钟。”科洛雷多手也不撤,力道轻柔的给他按着,反正不管腰酸不酸,他手都要放在那里的。


沃尔夫冈听到那个数字就撇了撇嘴,那不是快了么。

“然后呢?”


“然后想办法让你松开手”,说着顺势把两人相握的手抬起来晃悠,又捏了捏音乐家漂亮的手指。


“滚你的。”咋又这么凶。


“然后晨跑、洗澡,去公司前看看今天有没有可能叫你起床,再决定是不是要把早饭给你温上。”回答完毕就把小朋友的手拉到唇边亲了几下。


“那每天早上来说早安的时候你都要上班啦?” 沃尔夫冈抽出手来,装作很嫌弃的样子在他身上蹭蹭。


“嗯。”掌心空了,可人还在自己怀里。


得到肯定回答的小朋友突然凑过来给了个亲亲,就亲在年长恋人那带着一点点胡渣的下巴上。总裁挑眉,今天怎么了这是?



沃尔夫冈看到他挑眉也难得没搭理他,但内心的波动不亚于一场台风呼啸过境,音乐家觉得自己似乎是真的栽了。随心所欲惯了的人算是知道了什么叫做仪式感,迷迷糊糊时候就被“早上好”和今天的第一声“我爱你”填满了耳朵,还有不含情欲就那么轻轻落在唇上的早安吻。甚至有时候有正事为了叫他起床,那个人蛮横掀起的被子都让人觉得是一天的美好开端。没有那声早上好仿佛少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像是食谱缺了原料栏,乐谱忘了音符。


或许,是没有那声我爱你吧。



“下午你还有的忙呢,再睡一个小时,我走之前叫你。”今天小朋友格外好说话呢,科洛雷多在拉着他去晨跑和让他补觉之间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让他睡觉。


“我都醒了!不困了!”不满意恋人安排的音乐家在被子里直蹬腿。


好脾气到了顶点,科洛雷多给幼稚小孩掖好被子。“乖,昨天我清理……”


“你闭嘴!”小孩突然瞪了身边人一眼。


“……那个时候都快十二点了。”成熟的标志就是被瞪着也要把话说完。


“你哪有这么久,少放屁。”沃尔夫冈斜眼看着他,“难道我们十一点进的家门?”


“我当然有这么久。闭眼。” 还敢怀疑自己男人了,嗯?


“不!我不困!”莫扎特本人总是像他们养的小驴子们似的,倔得很。


科洛雷多想着小驴有多可爱,又耐下心来拍着他,“再睡一会,就一小会。我去公司前来叫你起床。”



沃尔夫冈其实知道年长的恋人很在意自己的睡眠,质量和时间。因为科洛雷多知道自己小时候巡演历程有多么奔波劳碌,而他当时还只是一个小娃娃呢——困到弹着琴打瞌睡的小娃娃;科洛雷多也知道前些年他们还没在一起时自己生活乱七八糟的,作息和饮食一点也不规律。


可是今天睡得真的很好了也很足啦,于是,沃尔夫冈翻身坐起,长腿一跨坐科洛雷多身上,正正好好压住某个位置。“我今天要是不想让你去公司了呢?”


科洛雷多一手握住准备兴风作浪的人的腰,又用另一只手摸过自己手机,似笑非笑,“好啊,我发个消息上午就不去了。”


音乐家边解他睡衣扣子边一把夺过手机扔向地面,还他奶奶的想发消息呢。


咚的一声闷响,手机安全降落到了地毯上。他家希罗入秋怕他早上起床不穿鞋会着凉,特意让人把楼上都铺满了,刚铺上就有用处。


目送手机远去,科洛雷多不气也不恼,使用蛮力直接坐起来把两人的位置换了一下。


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换我压你了亲爱的。”




                                                         (静静打个)Fin.

 

 

 

也许是朱生豪那句,醒来觉得甚是爱你。晨起仪式中的爱意放到什么容器中总还是会溢出来吧。

早上起床和爱人一句“I love you”是我每天的开始,无论这阵子忙不忙都还是会开心的。

 

愿你们都幸福呀亲爱的们。

 

《维也纳秘闻》第一期上线➕多次弃稿合集(臭不要脸这也发上来🌚)

现代AU 无脑甜饼
法扎 古典乐团团长 萨
大学生兼摇滚乐队主唱 莫
德扎 总裁科 音乐扎
OOC有(废话
即将结婚有

P10放 表哥总裁硬照

碎碎念 《维也纳秘闻》这个形式您看还成么
(小心翼翼)成的话婚礼就会搞成特刊
弃稿里面有 双扎讨论表情包➕主教米扎特➕主教扎 


(时间跨度应该有三个多月了吧 各不相关)

⭐️换季注意身体呀亲爱的们⭐️
⭐️求评论呜呜!!🍻
⭐️纹你们所有人❤️
⛽️原图和表情包想要的可以私我邮箱 或者您愿意的话可以加我897648195 SHY

《双扎吵起来啦😝——@易水萧萧西风冷 点梗》
现代AU 无脑甜饼
法扎 古典乐团团长 萨
大学生兼摇滚乐队主唱 莫
德扎 总裁科 音乐扎
两边OOC有(废话
两边同居有

1⃣️Fiorino 维也纳一家有名的意大利餐厅,烤肋排超级有名,在上海也有一家哟😋

碎碎念 希望这次还是甜甜腻腻的 开学的我失去了甜蜜的感觉嘤嘤 (每次都觉得我弄的破玩意还有人愿意看嘛🙈

不过都要加油鸭!我们每个人!

⭐️求评论!!!!
⭐️纹你们所有人❤️


点梗么......亲爱的们🙊


其实百粉太久二百粉也有一阵子了🙈
(虽然热度那个样子hhhhh)


就不打tag了,能看到这条都啥小天使呀⭐️
您们想看什么😝


1⃣️微信体梗(其实平时在评论里发我也会找您的)

2⃣️文的话 主教扎 甜腻日常的梗(就像同居三十题那种...?

ABO 我要搞abo
我就非要把这对注定BE的写成HE(握拳


点梗会给您先过目一起改,然后发的话会在里面@您哒!

到我暑假结束开始上课,没人我就偷偷删了hhhhh


9.5更新🌚我开始上课啦

⭐️纹你们看得到的人⭐️

《婚前日常》➕《跟上隔壁进度的莫萨莫》
(附赠双扎日常)
现代AU 无脑甜饼
法扎 古典乐团团长 萨
大学生兼摇滚乐队主唱 莫
德扎 总裁科 音乐扎
OOC有(废话
同居有

里面的1⃣️Plachutta 维也纳普拉楚塔是家米其林餐厅(?)至少预定还挺难的。题外话是这家餐厅是我搜意大利菜的时候跳出来的。
2⃣️斯坦威 音乐会常用的是D级和C级三角钢琴。D级这个音质可以满足追求最高音乐表现力的人,但是吧,快三米长🙈

碎碎念 被催了好久哦🌚诶嘿嘿 德扎那边有个总裁哄睡小甜饼可以戳我主页查收😝

⭐️求评论嗷嗷嗷嗷
⭐️纹你们所有人⭐️

【主教扎】大概是婚礼前的某夜

现代AU 日常小甜饼 适合睡前看?

总裁主教

音乐家扎

算是微信体求婚后续??(可以点开看奇怪的求婚)

流水账嘤嘤,不要脸求评论呜呜

 

Summary

“我在家。”说完不自在地舔舔嘴唇,估计是想到自己的黑历史,又赶紧补了一句,“真的在家呢。”

“……”对面安静了一秒,也许他感觉有点意外。“睡不着?”语气突然温柔了许多。还没等沃尔夫冈回答,对面又用低低的嗓音问道,“想我了?”

“切,”音乐家翻了个白眼,“我才没……”话没说完,飘忽的眼神瞄到了那杯水,杯壁起了水雾,杯底和桌面连接处已经积了一小滩水。“……嗯,想你了。”

 

——————————————————————————————

以下正文

 

怎么就睡不着了呢?沃尔夫冈第二十七次翻了个身。

又过了一会儿,可能有个八九分钟吧,床上的人再次翻了个身。

 

好的,第二十八次试图入睡失败。

 

睁开毫无睡意的蓝眼睛,伸手去摸床头的手机,之后被突然亮起来的屏幕闪瞎了眼睛。

沃尔夫冈捋了捋自己金色的头发,然后撅起嘴来,有点想那个会在晚上夺走自己手机、早上会在他打开手机屏幕的时候捂住自己双眼的人了。

 

切,不想他了,后天的婚礼,今天竟然飞到洛杉矶谈生意,去他奶奶的。

 

眯着眼睛调低了亮度,3:43。很好,要是那个人知道了又会念叨自己了,真不知道是男友还是爸爸。

等等,不是说好不想他了吗。

 

打开INS刷了刷,阿洛伊西亚po了一首新曲子,她嗓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好,不过这话可不能当着那头驴的面说出来;隔壁扎特发了张新照片,这大半夜的还发吃的,哦,是萨列里烤的披萨,都胖成球了还吃;席卡内德这又是在哪个小岛上,手里端着的酒倒是看起来挺好喝的,舔舔嘴唇,渴了,可是这次床头没有备好的那杯水,身边也没有人可以踹下去给自己倒水了。

 

无聊无聊真无聊,沃尔夫冈没锁屏就把手机扔到一边,蹬开被子准备下楼,出了房间又急转弯折回来,蹦蹦跳跳穿上拖鞋,这才啪嗒啪嗒跑到楼下。在西柚汁和气泡水之间歪着脑袋思考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了气泡水。倒完水又觉得这和那人给自己的水不太一样,似乎还少了点什么。于是又打开冰箱,倒腾了几块冰块出来扔到那玻璃杯里,水溅出来了一些,几小块水渍在黑色流理台上反射着明晃晃的灯光。

 

端着水杯回到床上,又拿起手机,4:17,时间后面那张屏保照片还是他自己亲手拍的,拿去参加什么摄影大赛指不定能得个什么大奖回来呢。那是工作中的希罗尼姆斯,背景是他办公室的落地窗,而维也纳就在那里面。自己向来进出他办公室毫无阻碍的,那天看到自家男人低头看文件的这一幕,沃尔夫冈立刻停在门口掏出手机一顿拍。然而在被问到“被我帅到了?”这一问题的时候,沃尔夫冈淡定选择了“少自恋了滚开”这样的回答。

但是现在大半夜缺觉,嗯,别说,真的还挺帅的。

 

把大拇指压在Home键上解锁,叹口气,打开了时钟,又点了那个圆圆的地球看世界时间。什么,自己算时差?开什么玩笑,神才的脑子是用来算和出差爱人之间的时差的么?

啊,希罗那里是晚上七点多了呢,他会是在应酬呢还是已经乖乖回酒店了?估计是前者,沃尔夫冈撇撇嘴,但还是点开了和总裁的对话框,上一条还是他和自己说晚安,就两个词,他竟然标点符号都不落下,真古板。

 

还是想找他,于是全键盘弹了出来,光标闪啊闪的。

“你在干嘛”,发送。

“???为什么还不睡”,回复倒是挺快的,看来不忙啊;标点倒置了,感受到了他的震惊。

“我……”沃尔夫冈字还没有打完,电话就突然打进来了。

按红的还是按绿的呢,有几个小时没听到他声音了呢,那按绿的吧。

 

“你在哪里?我派人接你回家。”那人语调听起来挺淡定的,也没有生气的迹象。背景里能听出来有扇门关上了,然后周遭瞬间安静了下来,但还是挺嘈杂的,毕竟沃尔夫冈的耳朵是音乐家的耳朵。

“我在家。”说完不自在地舔舔嘴唇,想想自己的黑历史,又赶紧补了一句,“真的在家呢。”

“……”对面安静了一秒,也许他感觉有点意外。“睡不着?”语气突然温柔了许多。还没等沃尔夫冈回答,对面又用低低的嗓音问道,“想我了?”

“切,”音乐家翻了个白眼,“我才没……”话没说完,飘忽的眼神瞄到了那杯水,杯壁起了水雾,杯底和桌面连接处已经积了一小滩水。“……嗯,想你了。”那只蠢驴没想到自己也会打直球吧,哼。

“我也想你了,很想。”好的,总裁更厉害,直接给踢回来了。“明天不是还有音乐会的彩排吗,下午几点?”

“三点开始,我两点半到就成吧。”坐在床边的人似乎越来越精神了,他忍不住在心中念叨,怎么不管是听得到这个人的声音还是听不到这个人的声音都这么讨厌啊。


“你躺下先,”科洛雷多顿了一下,又问,“刚刚吃东西了吗?家里四点多了吧,饿不饿?”

“Nein.” 科洛雷多发誓这个nein是近几个月最温柔的nein,只是气音,像一声叹息, “没吃东西,也不饿。”  抢在对方说话前沃尔夫冈再次开口,“没乱吃东西,没有不舒服,没喝咖啡,没喝中国茶,没出去疯玩,我就是……莫名其妙睡不着了。”

“等我两分钟,我一会儿给你打回去?”有点哄着自己的口气,可是沃尔夫冈并不想挂掉电话。

“Nein!Nein!Nein!”突然不再温柔,“不要放电话!就……就把我放在你口袋里好了。”

 

还在应酬场合的科洛雷多呼吸一滞,他的音乐家今天这是困疯了?说出这样的话来搞得自己想现在长翅膀飞回去猛地抱住他。

“……好。等我一下。”把手机塞回西裤口袋,科洛雷多伸手理了一下本就梳得一丝不苟的卷发,示意门口的侍者开门,就又回到了晚宴上。

沃尔夫冈这边听到衣物摩擦的声音,听到他的爱人回到乱糟糟的环境中去,听到他的爱人小声和别人交谈,听到他的爱人大步离开宴会现场。带着有点被满足到的表情,他又端起杯子来喝了口水。

 

“在卧室呢?”一阵呲呲啦啦的声音之后,科洛雷多的声线回到了耳朵里。

“嗯。”沃尔夫冈漫不经心地点点头回答道。

“躺好。”下命令的语气也挺温柔。

“躺下啦。”音乐家放下杯子,反手关灯,动作一气呵成。然后举着手机躺在平时对方躺着的那边,往左歪头闻了闻他家希罗枕头,LOEWE 001*①的味道还在。木调香水真的适合这个男人。

“我现在回酒店。”那边先是车门关上,之后又是车子发动的声音,“今天晚上有没有选出来在奥斯陆想住的酒店?”

 

远在另一个大洲的总裁并没有忘记在家的沃尔夫冈积极承包的任务。他们打算婚礼之后去北欧玩几天。这算,蜜月吧?总之两个人已经想好了,结婚当晚就上飞机跑掉,那天之后就算手机被打爆,也什么工作都不管。

……话虽这样说,总裁科洛雷多还是亲自去了LA ,计划把合同谈完及时收尾;同样的,音乐家莫扎特也认真工作着,好空出个半个多月的假期。

 

“没有。”沃尔夫冈理不直,气也壮得很,“太多了,我懒,还是你来吧。”

“那就Grand Hotel*②好了。”科洛雷多一点也不意外对方没完成任务,尽管是他自己嚷嚷着要接下这个活儿的。

“才不要,在北欧谁要住在市中心啊。”这个人真的一点理都不讲的。

“The THIEF*③呢?”今天也是总裁耐心程度爆表的一天。

“离现代美术馆挺近的那个嘛?行呀。”举着手机真累,金发的音乐家打开免提,把手机放在另一个枕头上面。

“我记得你上次去演出的时候不是对人家的美术馆嗤之以鼻吗?我以为你还是对‘屎尿屁*④’的兴趣大些。“ 没办法,他们相处模式就是这样,怼不怼起来只是时间问题。

“滚你的。”沃尔夫冈平躺着没动但是瞥了一眼手机,似乎这样对面的人能收到他杀人的眼神一样。 “就这个好了,过几天说不定会有新展览什么的。”


“好。”了却一桩大事,科洛雷多边答应着边在心里默默想着,小崽子事真多。

“你在心里偷偷骂我呢,嗯?”小崽子突然掌握了远程读心术,“不过等我们到了萨利色尔卡*⑤,我要住冰屋酒店*⑥的。”沃尔夫冈没等到回应,自顾自继续说下去,“我要看极光!!!!你说我们能看到吗,肯定能的,上帝会眷顾我的!那该有多么美啊希罗!”

对面的人突然激动起来,科洛雷多想到电话那头的小神才躺在床上手舞足蹈的样子,忍不住低头笑出声来。

“你笑个屁笑。”被笑的人抬手摸摸鼻子,“还没到酒店啊你?”

“快了。别想这些事情了先,都快五点了。你闭上眼睛。”汽车随着这句话驶入了泊车区,稳稳地停在酒店大门口。

 

等到科洛雷多进到套房里换下衣服,那边那位被迫闭着眼也已经从圣诞老人村什么时候下雪聊到了音乐厅后台咖啡像速溶的了。

科洛雷多脑子里乱得很,心里也是。一会儿盘算着要多带着厚毯子和厚大衣给怕冷的小朋友御寒,一会儿纠结着到底要不要给闲不下来的人安排蓝湖*⑦的温泉。电话听筒里还叨叨着,想堵住他的嘴,就用一个吻,或者很多个就更合心意了。

 

但到底还是认真听着,给予回应。毕竟不在家的人是科洛雷多自己,想到这里,怀里空空的感觉有点让人难受。直到那边顿了一下,似乎某人打了个哈欠?

“终于困了?”带点揶揄。

沃尔夫冈再次翻了个白眼,这人真讨厌,但是每个晚上他的手在自己背上轻轻拍着的那种感觉让人着迷。明明他只是离开两天而已,忍受得了24小时的亲密无间的情侣关系,却再忍受不了这样的分离。

然后他又小小的打了个哈欠,小声争辩,“我还不困呢,先别放电话。”

 

“不放,一直都不放。睡吧。”

 

+1


“不成”

“嗯?”

“我要上厕所”

“……喝水喝多啦?带着手机去”

“就两步路你个老流氓,死变态啊”

“我爱你。”

“…我也爱你。”


注:①LOEWE 001 木调香,留香能力极强。另外这瓶外表很高冷,名字却被人叫“事后清晨香”哈哈。

②Grand Hotel 偏奥斯陆市中心。

③The THIEF 这家酒店临海了哈哈,在奥斯陆南部的岛上,旁边就是美术馆。

④emmm莫扎特嘛您懂得。

⑤萨利色尔卡 芬兰城市。冰屋酒店所在地。

⑥冰屋酒店(glass igloo)位于芬兰萨利色尔卡的玻璃穹顶酒店以及雪屋度假村是一睹壮丽北极光的完美地点。通过雪屋的玻璃圆顶,可以欣赏北极光和繁星点点的夜空。北极光的季节从8月的第三个星期一直延续到次年的四月。(via 百度百科)

⑦蓝湖 冰岛最大的温泉,据说有奇效。

 

感谢您看到这里,希望您感受到了软软的温柔和北欧恰到好处的舒适。

抱住亲亲!


转眼都好几天了😭

终于终于现场吸到miflo。
站了四个多小时一点都不累。

图片二楼视角手机渣拍对不起大家并没有好看的图😢

刚刚当上爸爸的弗洛朗先生超级会哄人了,一个熊宝宝都有宝宝啦。跟您蹦迪超级开心,跟您喊🐂逼超开心。但是为什么19号您都热成那样了就是不脱衣服呢亲爱的?
Mikele,嗷嗷叫捂心口,您的声音怎么能好听成这个样子呢?最后骄傲地宣布我也算是听过米哲的人了。
合唱活到爆可以把妆都哭花。漫天的星星你们都看到了吗,On se reverra On se reverra,您们都说好啦,我会记住的。

无料都敲特么棒,每个都是小神才!吹爆!

周边挂在包上在北京晃悠,真的吵,真的幸福,甜蜜的痛苦。✅

凌晨回到酒店听到亲友说她要开学就突然哭了,今年夏天就这么溜走啦,肝段子的夜晚,每天被虐或是被甜死的考据,还有见到他们的con,都变成我2018年夏天的回忆了。

见到了太太们老师们每个都可爱,是我们miflo女孩呀⭐️

特么超级开心入了这么个坑,坑里都是小天使,我还能被人夸被人认可,我还有好多好多能反复看十遍的评论😭真的感谢!🙏!

今年超级超级荣幸认识您们!每个紧紧的拥抱我都会记住的!

⭐️⭐️纹你们所有人!

当然以及!牛!逼!

我们年底法扎见❤️